盈盈彩 2016-02-29

在推進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過程中,市場機制對人才資源配置的主導性作用日益凸顯。一流師資隊伍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根本所在,是推進高校內涵式發展的源泉動力。 
   考察、分析我國七批“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的基本信息,可以發現“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年齡分布合理、學緣結構良好、閱曆豐富多元、科研潛力巨大,是一流師資隊伍的生力軍。在人才引進數量上,就落地省份而言,東、中、西部和省際間差異顯著,廣東力壓湖北僅次江蘇,其高等教育大有崛起之勢;就依托高校而言,創新型大學和區位優勢明顯、辦學基礎良好的部分省屬高校開始有搶眼的表現,未來極具發展潛力。中國高校應搶抓海外高層次人才回流機遇,主動作爲,積極打造學緣結構多元、年齡結構均衡、專業結構協調的師資隊伍,爲深化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提供支撐。 
   去年11月5日,國務院發布了 《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明確了“兩個一流”的五項建設任務和五項改革任務。建設與改革並舉,要求中國高等教育在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過程中必須更加重視質量提升、結構優化、改革驅動。同時也意味著中國高等教育已處于內涵式發展的關鍵階段,預示著中國高等教育已進入新的全球性發展格局之中。 

市場機制主導高教人才資源配置將是大勢所趨 
   政府意志與市場機制共同影響著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在以規模擴張爲特征的外延式發展階段,高等教育的發展程度高度依賴公共資源的分配,政府機制在宏觀配置高等教育資源方面發揮了主導性的作用。例如,以“985工程”、“211工程”爲代表的“國家行動”通過行政計劃配置資源,在推動我國高等教育大衆化的進程中發揮了曆史性的巨大作用,對我國區域高等教育秩序進行了新一輪構建,對中國高等教育的格局和發展産生了重大影響。 
   近年來,關于“985工程”、“211工程”的爭論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缺乏退出機制,缺乏撥款、項目、政策優惠等方面的競爭性,使得“985”、“211”越來越成爲一種“身份”,廣受诟病。除經費支持力度遠不如“985”、“211”高校以外,“雙非”高校在項目申報、人才引進、招生就業等諸多有利于事業發展的方面也受困于名額、資格等限制。 
   隨著高校內涵式發展的不斷深入,雖然政府行爲依舊在高度影響高等教育發展,但市場機制正逐步加強,其發揮作用的空間越來越大。一些學者基于勞動力計劃配置體制轉向市場配置體制的事實,指出高等教育體系將直接與勞動力市場的供給發生關系:作爲要素市場中最關鍵的資源要素,勞動力要素必將成爲市場配置體制中的主體。換言之,市場機制主導高等教育人才資源配置是大勢所趨。 
   在這方面的一個成功範例是新加坡國立大學。該校于1997年10月開始以市場機制配置人才資源,此舉在人才隊伍建設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也使其在2000年之後迅速崛起,成爲一所世界一流大學,創造了舉世矚目的“高等教育奇迹”。 
打造高度國際化的師資隊伍 
   教師是高校人力資源中最關鍵、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大學最能創造價值的人力資源。海外高層次人才擁有放眼世界的國際視野、打破常規的創新意識以及得天獨厚的人脈資源,是建設一流師資隊伍、提升科學研究水平、培養拔尖創新人才、推進國際交流合作的主力軍,是推動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不可或缺的動力。 
   我國在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道路上,亟需借鑒亞洲一流大學的辦學經驗。相比于歐美國家,東亞各國都是儒家文化圈的組成部分,民族性和文化價值觀非常相近,它們的經驗也因此更具借鑒和指導意義。 
   例如成立于1986年的韓國浦項科技大學和成立于1991年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其中,南洋理工大學的跨越式發展尤爲引人注目,被贊譽爲“南大速度”。在“2015QS世界大學排名”中,該校位列全球大學第13名,在“2015QS世界年輕大學50強”排名中居于榜首。 
   已有研究表明,這兩所年輕大學的師資隊伍高度國際化,在本校以外獲得博士學位的教師或本校博士畢業後有在外工作經曆的教師 (本文將其定義爲外聘師資) 比例非常高,浦項科技大學外聘師資比例高達100%,南洋理工大學高達94%。此舉不僅有效避免了“近親繁殖”,有利于學術創新,亦有利于學校多元化發展。另外,以師資博士學位授予國作爲參考標准,這兩所大學的師資來源國際化程度非常高,浦項科技大學有80%的教師在本國以外獲得博士學位,南洋理工大學則有90%以上的教師在新加坡以外獲得博士學位。 
   青年人才具有不可估量的潛力。對當下國內高校來說,圍繞年輕海歸人才展開的比拼已日趨白熱化。作爲高層次人才引進的國家品牌,“千人計劃”引才體系在吸引海外精英時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于2010年11月啓動的“青年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以下簡稱“千人計劃青年項目”) 是我國級別最高、層次最高的青年人才引進戰略工程,旨在爲我國今後10-20年科技、産業的跨越式發展提供支撐。基于此,選擇“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對我國高校師資隊伍發展前景進行考察,進而探討中國高等教育格局可能發展的變化,便極具意義。 


“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對中國高等教育格局的影響 
   依據中央組織部公布的 《青年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細則》,目前“千人計劃青年項目”的申報對象主要面向自然科學或工程技術領域、年齡不超過40周歲;爲所從事科研領域同齡人中的拔尖人才,有成爲該領域學術或技術帶頭人的發展潛力。 
   截至2015年12月,“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共引進7批、共計2343名海歸人才 (第一批143人,第二批218人,第三批177人,第四批183人,第五批396人,第六批661人,第七批565人),分布于高校、科研機構和企業。其中,1894名“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來自高校。 
   目前,“千人計劃青年項目”涵蓋7個專業領域,即:生命科學、工程與材料科學、數理科學、化學、信息科學、環境與地球科學、醫學。其中,生命科學和工程與材料科學入選人數最多。 
1.年齡分布日趨年輕。“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大多處于31-40歲。年齡區間位于25-30歲的入選者占比4.4%,30-35歲占比55.3%,35-40歲占比37.3%,40歲及以上占比3.0%。其中,30歲以下的入選者人數呈增加態勢:第一批5人,第二批12人,第三批8人,第四批6人,第五批10人,第六批30人,第七批32人。 
2.人才來源愈加多元。除美國(占比66.7%) 以外,引進前在德國、英國、新加坡工作過的入選者人數最多,其次是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香港、法國、瑞士,亦有入選者回國前在荷蘭、芬蘭、沙特、南非工作學習。 
3.博士學緣結構良好。鑒定青年人才學術潛力的關鍵環節之一,當是博士學位獲取學校的科研質量和辦學水平。在七批入選者的基本信息中,第四批和第七批入選者的博士學位獲取學校未公布。在公布的1595人中,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入選者最多,占比44.4%;其次是中國,占比42.5%(見圖1)。這一方面說明中國的博士生教育質量已被全球認可,一方面表明在中國獲得博士學位後去其他國家以博士後身份繼續深造,是青年科研人員提升科研水平的重要途徑。 
   参照《2015年度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统计分析了入选人数最多的四大专业领域的博士学缘。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世界大学排名对象不包含科研院所,但有些科研院所享有世界声誉、科研水平卓越,例如中國科學院的直属研究机构等。 
統計結果顯示,在科研院所獲得博士學位的入選者99%來自中科院的直屬研究機構,體現了中科院雄厚的科研實力。對于在高校中獲取博士學位的入選者而言,在全球排名前100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比例比較高,例如,生命科學爲30%,工程與材料科學爲55%,化學爲35%,物理爲57%,數學爲72.5%。 

“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落地省份分布狀況 
   針對來自高校的1894名“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就落地省份而言,各省份差異顯著 (見圖2)。北京、上海、江蘇遙遙領先,形成第一陣營;廣東、湖北、安徽、浙江形成第二陣營。甘肅、貴州、河北、廣西、河南、山西、雲南均不足5人,河南、山西到2015年才實現零的突破。內蒙古、甯夏、青海、西藏、新疆、江西至今尚未引進過青年人才。 
   區域經濟的發展速度、市場化程度、國際化水平,均會對人才資源的配置與動態優化産生影響。相較于中西部經濟欠發達地區,東部經濟發達省份在吸引高層次人才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和先機,它們更有能力爲高層次人才營造舒適、優越的創新環境和事業平台。因此,經濟發達地區對高層次人才的吸引力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廣東“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人數領跑第二陣營,僅次于江蘇,位列全國第四,可視爲其高等教育崛起的先兆。這也說明,高等教育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聯系緊密,互動發展。區域經濟發展水平會對高等教育規模、投入、結構與速度産生影響;高等教育是區域産業結構升級、技術創新、勞動者素質提高的主要依托,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動力源”。 
   珠三角地區是聞名世界的先進制造業基地和現代服務業基地,在全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改革開放大局中具有突出的帶動作用和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是世界産業轉移的首選地區之一。廣東省在全國31個省份GDP排行榜中一直位列首位,2015年生産總值率先突破7萬億。但是,廣東省未來的經濟發展面臨著下行壓力,科技創新能量不足已成爲制約廣東經濟健康、持續、高速發展的重要因素。以高等教育爲源泉的科技競爭力和國民素質競爭力是提升區域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也是推動廣東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 
   由于曆史的原因,廣東的高校數量遠少于北京、上海、江蘇,高等教育水平也不及北京、上海和江蘇。爲此,廣東省人民政府在2015年啓動了一系列高水平大學建設計劃,借以提升其創新驅動的“原動力”、補足原始創新的短板,促進區域經濟發展重點向提質增效轉變,其中包括:投入50億重點建設7所高水平大學和7所大學的一流學科,投入80億建設3所高水平理工科大學。目前,入圍名單已確定,首批經費已到位,充分彰顯了廣東省委、省政府加快建設“高教強省”的決心和意志,非常值得其它經濟發達省市思考和借鑒。 
   “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依托高校分布情況作爲國內最高層次的青年人才引進工程,“千人計劃青年項目”不僅僅是入選者自身實力的角力,更是用人單位之間的比拼。 
   1.“985”高校與“211”高校 
   盡管教育部、財政部在2012年推出改革開放以來、第三波提升高等教育創新能力的“高等學校創新能力提升計劃”(簡稱“2011計劃”),並打破身份限制,成爲“985工程”、“211工程”的升級版和國際版,但在高等教育從業人員和社會認知體系中,一般仍以已經成爲曆史名詞的“985”、“211”作爲大學的一種分類方式,本文也暫以此作爲中國大學的一種分類依據。 
   目前,我國進入“985工程”建設名單的大學共39所。除軍事類院校國防科學技術大學以外,其余38家“985”高校均有教師入選“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共計1536人。但是,各“985”高校人才引進體量差異明顯。其中,清華大學以入選154人位居榜首,“C9聯盟”中除西安交通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以外,引進人數都超過90人。而蘭州大學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引進人數分別只有3人和4人。多次創造了令人尴尬的“蘭大現象”、在ESI2016年1月最新公布的數據中位列中國高校第20名的蘭州大學,其未來師資隊伍的實力和科研發展前景令人堪憂。 
   在“211”高校中,其中40所高校共引進183人。衆所周知,全國入圍“211工程”建設名單的高校共有112所,這也就意味著有34所“211”高校沒有“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其中,近年來各項發展指標均有不同程度突出表現的蘇州大學以35人位列第17名,領銜“211”高校。除蘇州大學以外,華中農業大學、江南大學、中國地質大學 (武漢) 引進人數均超過一些“985”高校。 
   2.“雙非”高校 
   除去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在“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依托高校中,既非“985”、也非“211”的所謂“雙非”高校共46所,共引進青年人才175人,與“211”高校的體量相當,在一定程度上預示著中國高等教育的格局正在孕育重大變化。 
   在這些“雙非”高校中,引進人數體量較大的高校有兩類,一是新建的創新型大學,包括南方科技大學和上海科技大學;二是辦學實力雄厚的省屬高校,例如南京工業大學和深圳大學。 
   創新型大學聚焦高端,辦學特色鮮明,尤其在師資隊伍建設方面,均面向全球、不惜重金、采用國際標准禮聘一流師資,加上這兩所創新型大學分別位于經濟社會發展程度較高的深圳和上海,區位優勢顯著,對于青年人才而言,極具吸引力。如今,南方科技大學入圍廣東一流理工科大學建設計劃,有充裕的辦學經費作爲保障。可以預期,南方科技大學今後的人才工作必將如魚得水、如虎添翼。 
   以南京工業大學和深圳大學爲代表的省屬高校也表現搶眼,一方面仰仗于區位優勢、特別是深圳市對高等教育發展的超常規支持,另一方面有賴于校內人才政策的引領。以南京工業大學爲例,這所擁有所有“國字頭”科研和學科平台的省屬高校,由于曆史的原因,錯失入圍“211工程”建設名單的機會,一直以來憑借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精神自強不息、砥砺前行。三年前,南工明確了“人才爲先、全球拓展”的新戰略、新思路,啓動了南工版“千人計劃”,在北美、歐洲、澳洲、新加坡等地設立了海外辦事處,延伸了引才引智工作觸角;構築了“海外人才緩沖基地”———先進材料研究院和先進化學制造研究院,創建了符合國際慣例、具有中國特色的一流科研平台和生態環境;實踐了協議工資制和學術休假制度,爲海外學者開辟創新創業“樂土”,讓國際化人才機制在南工生根發芽,使得大量高端人才迅速集聚,南工各項發展指標快速攀升,“南工效應”凸顯。 
   作爲高層次人才引進國家品牌,“千人計劃青年項目”體現了一如既往的高水准。迄今爲止引進的七批青年人才中,年齡結構日趨年輕,人才來源日益豐富多元,博士學緣結構良好,具有極大的科研潛力。 
   在人才引進數量方面,東、中、西部和省際間的差異十分顯著,充分體現了市場機制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值得關注的是,由于曆史原因,高等教育發展水平有待提升的廣東,人才引進數量力壓高教大省湖北,僅次于江蘇。在實施“高教強省”戰略過程中,廣東不僅大力支持高水平大學建設,而且多方引進頂尖教育資源,例如創辦南方科技大學、清華大學深圳研究院、北京大學深圳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學 (深圳)。廣東在未來中國高等教育格局中的地位大有崛起之勢。 
   就依托高校而言,人才引進數量的分布狀況亦體現了市場機制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總體上,“985”高校共引進1536人,遙遙領先于“211”高校和“雙非”高校;“211”高校和“雙非”高校人才引進體量相當。另值得關注的是,“雙非”高校中,創新型大學和區位優勢明顯、辦學基礎良好的部分省屬高校開始有搶眼的表現。

 
抓住高層次人才回流機遇,高校應主動作爲 
   縱覽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史,在計劃經濟時代,區域高等教育均衡發展一度是頂層設計的基點,並在“985工程”和“211工程”等“國家行動”中得到充分體現。然而,在市場機制主導人才資源配置的今天,即便我們依然保有區域高等教育均衡發展的追求,但還是應該尊重高等教育自身發展規律,接受高等教育實際發展軌迹。 
   面向“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兩個一流”建設工程,會同此前啓動實施、成效顯著的“2011計劃”,是“985工程”、“211工程”在“十三五”期間乃至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整合和替代,是“雙非”高校打破“身份”限制、謀劃跨越式發展的大好時機。據教育部統計,在2018年之前,中國將從最大的人才流出國轉爲人才回流國。近年來“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人數呈逐年增加態勢,從一個側面證明了這一趨勢。高校應當抓住高層次人才回流機遇,主動作爲。首先,要不遺余力吸引海外高層次人才,用事業留人,靠感情留心,竭盡全力構建學緣結構多元、年齡結構均衡、專業結構協調的師資隊伍,爲推進內涵式發展提供支撐。 
   其次,要順應市場規律,靈活契合市場經濟的特點,以解決人才引進過程中遇到的體制機制障礙和資金要素瓶頸,促進人才合理有序流動,實現從封閉管理向開放管理、從靜態管理向動態管理的轉變。例如,探索柔性引進政策,構建整建制團隊引進模式,重量級大師引進采用一事一議,構建人才退出機制,讓人才“能進能出”等等。 
   依筆者的分析和研判,今後,中國高等教育格局依舊會是“差序格局”的局面。區域高等教育機構的空間分布和數量分布,一方面會呈現地區差異和省際差異,例如東、中、西部的差異;一方面將與政治、經濟中心的等級和分布格局趨向一致。 
   因爲“身份”限制、“國家行動”的強勢介入,高校一度很難通過自身努力改變處境。但是,以“自由競爭”爲宗旨的市場機制,則有利于大學充分發揮自主性和能動性,打破高等教育系統中“差序格局”的固化因素,賦予高校公平競爭的辦學起點。 
   廣東身爲經濟大省,在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搶占人才高地方面有著得天獨厚、不可比擬的區位優勢。在“高教強省”戰略的指引下,廣東省委、省政府心無旁骛、全情投入建設高水平大學,著力引進頂尖教育資源,大力引進高層次人才,逐步將區位優勢轉化爲辦學優勢。目前,廣東“千人計劃青年項目”入選者人數已經超越高教大省湖北,爲廣東高等教育的崛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毋庸置疑,對于高校而言,學術地位的提升意味著在整個高等教育格局中的地位提升。人才是第一資源,世界一流師資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根本所在。謀定後動,行且堅毅。高層次人才引進工作無法一蹴而就,必須傾之以恒心、耐心、真心。《中庸》 有言,“君子素其位而行”。在中國高教發展面臨新格局,內涵式發展日益深化之時,高校應首先“准確定位”,深刻認識、深度理解自身“位置”,明晰區位優勢,明了既有地位,明確目標定位等,爲順利、高效開展高層次人才引進工作提供切實保障。 


             來源:文彙報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