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彩 2019-06-03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杜江峰院士领导的中科院微观磁共振重点实验室研究团队建立了在量子系统中实现基于非厄米哈密顿量的量子调控普适理论,并通过对金刚石量子比特的高精度量子操控,首次在单自旋体系中观测到宇称时间对称性破缺。该研究成果以“Observation of parity-time symmetry breaking in a single spin system”爲題,于531日在線發表在國際權威期刊《Science》上[Science 364, 878 (2019)]

實現對量子系統的調控是人類認識並利用微觀世界規律的必然訴求,也是諸多前沿科學領域的核心要素。自旋作爲一種重要的量子調控研究體系,在世界各國的量子計劃中均被列爲重點研究對象。開展單自旋量子調控研究有助于人們在更深層次上認識量子物理的基礎科學問題,將有力推動基于量子力學原理的量子信息科學、量子精密測量、量子導航等諸多前沿學科研究。杜江峰研究組長期在固態自旋量子調控及應用方面進行研究,系統性提出了固態自旋量子調控實驗方法新理念,並立足國內自主研制了一系列國際領先的自旋調控實驗裝備,在自制裝備上系統性地發展了單自旋量子調控技術,把微觀磁共振手段推廣應用于物理、生物、化學等前沿科研中。本文是他們繼實現世界最高精度的單自旋量子操控之後,將目標聚焦于如何在單自旋體系中實現非厄米哈密頓量的操控,以期實現新奇的物理學現象觀測。

衆所周知,量子體系的狀態演化由哈密頓量確定並服從薛定谔方程。在傳統量子力學框架中,實的能量本征值由哈密頓量滿足厄米性所保障。然而,Bender1998年提出一類滿足宇稱時間對稱性的非厄米哈密頓量也可保證物理能量本征值爲實數,可以描述包括開放系統在內更普遍的對象,從而拓展了量子力學的範疇。尤其值得指出的是,非厄米哈密頓量所描述的物理體系能夠展示出一些新奇的物理性質,因此激發了物理學界強烈的研究興趣。盡管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的概念源于對量子力學框架的拓展,但是通常的量子體系由厄米哈密頓量所描述,從而要在通常的量子體系中實現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的演化具有巨大挑戰。先前的理論指出引入耗散過程可實現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然而耗散會不可避免地破壞量子相幹性,非常不利于在量子系統中開展相關研究,因此之前絕大部分相關研究爲基于經典物理體系開展模擬實驗。

杜江峰研究組提出了一種新理論方案,通過引入一個輔助比特在量子系統中研究由非厄米哈密頓量所支配的演化規律。該方法對非厄米哈密頓量本身沒有任何限制,包括任何維度及含時演化,均只需要消耗一個輔助比特的代價來實現。基于此方案,研究組將金剛石中的一個氮-空位缺陷中的電子自旋用作系統比特,一個核自旋作爲輔助比特,實現了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並觀測到宇稱時間對稱性破缺現象。實驗結果首次展示了單自旋量子態在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支配下的演化。通過調節哈密頓量的參數,可以清晰地觀測到從對稱性未破缺到對稱性破缺的相變過程(如圖所示)。實驗結果驗證了新方案的可行性,爲進一步研究非厄米哈密頓量相關的新奇物理性質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圖:實驗觀測到宇稱時間對稱性破缺。A、B分別爲宇稱時間對稱哈密頓量HPT本征能量E的實部和虛部。哈密頓量在其參數0<r<1的區域,宇稱時間對稱性未破缺,能量本征值爲實數;在r>1的區域,宇稱時間對稱性破缺,能量本征值爲虛數;r=1處爲相變點。(圖來源于《科學》文章正文)

該工作使得人們能夠用一種更普遍的方式來實現量子調控,從而開啓了實驗研究非厄米量子力學的新篇章。該成果適用于在各種量子體系實現任意非厄米哈密頓量,從而爲開展廣泛的量子力學基礎問題研究,例如在非厄米哈密頓量下研究新拓撲不變量、量子熱力學、以及開放系統中的退相幹和耗散等提供實現途徑。另外基于相變點可以提高量子測量的靈敏度,有望在基于金剛石色心的量子精密測量領域得到重要應用。

中國科學院微观磁共振重点实验室博士研究生伍旸和硕士研究生刘文权为该文并列第一作者,杜江峰院士和荣星研究员为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此项研究得到了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中國科學院和安徽省的资助。

論文鏈接: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gi/doi/10.1126/science.aaw8205


(中科院微觀磁共振重點實驗室、物理學院、合肥微尺度物質科學國家研究中心、中科院量子信息與量子科技創新研究院、科研部)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