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彩

時間:2019-10-24浏覽:10


张路平(MBA 9903)

第一次知道中科大,還在上初。那時我上學的小鎮很封閉,不能像現在一樣可以通過網絡了解外面的世界。但某一天,老師告訴我們,有一位中國科大的教授要來學校做講座,他負責科大少年班招生,講座的內容就是關于少年班神童的故事。那是我頭一次聽說科大是全國最有名的大學之一,頭一次知道“講座”這個詞。原來,這位教授就是我們當地人,這次是利用探親機會,主動到縣裏幾個農村中學來做報告的。學校非常重視,提前幾天就在簡陋的操場上搭起了一個主席台,還從縣城借來當時稀缺的一套音響,現場調試了好幾遍。爲了防止當天下雨,學校還做了到在鎮上電影院室內進行的“預案”。

激動人心的那天終于來了。那位教授十分健談,大家聽得津津有味。他先介紹了中國科大的曆史,重點講述了當時還十分新鮮的少年班情況,比如幾個特別優秀的孩子,有什麽特長,是如何被發現的,現在表現如何。還特別舉了當年鄰縣剛考上少年班的一位同學,“就是很普通的,但是很努力”。記不清當時我們鼓了多少次掌,只記得手心都拍麻了。我那時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去中科大上學,該有多好啊!當然,這也是聽講座後許多同學的想法吧。

    中学的日子是单调和枯燥的,为了通过高考的途径走出穷乡僻壤,大家都在暗暗努力着、奋斗着。在后来的日子里,虽然同学之间还偶尔谈论起这次讲座,偶尔回忆起一些细节,但我们深知,以我们的天赋和农村学校的条件,要考到中科大这样的学校,无疑像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会撬动地球那样遥不可及。

臨近高考的時候,我依然記得初中的那次講座,便悄悄給科大招辦寫了一封信,希望他們能介紹一下少年班的招生政策。信發出後,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心想也不知道招生辦能不能收到,收到了會不會給我回複。沒有想到,幾個星期以後,科大招生辦居然認真地給我寄來了少年班的招生簡章!盡管打開後,我知道報考少年班的學生,不能是應屆畢業生,要先參加高考,再參加複試;以我那時的成績,就算在班上也只能是中等,更別說具備沖擊少年班的水平。不過直到現在,我還是感謝這位不知名的招辦老師,給我寄來的那份厚厚的招生簡章。

日子過得飛快。在我離開家鄉考上省內一所高校的日子裏,在皖南甯國國企工作的時候,我還是時常想起中科大,想起那個學生時代朦胧的科大夢。

    也许与科大有缘吧,工作几年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中科大招收企业在职人员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尽管那时我的企业并不支持员工利用业余时间上学,更不会报销学费,但我还是不加思索地报了名。

全國統考、複試、面試......匆匆地過去了。當我如願以償地拿到印有“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字樣的錄取通知書時,卻是怎麽也高興不起來。我所在的企業要對外發展,要把我調到很遠的池州項目去,而家卻還留在甯國。如果我要堅持來中科大上學,上每月集中一次、每次9天的“集中班”,就意味著要在有限的休息時間裏,得在合肥、池州、甯國三個地方跑。科大對于在職學生的管理,和在校生沒有什麽區別,每門課如果缺勤三分之一以上,就直接取消考試資格重修。那時的我,是多麽羨那些單位安排來上學的同學,他們每次可以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地來學習,學習時間充分保證,學費可以單位報銷!

也不知道當時自己的勇氣和決心有多大,也不知道那時的家人給了我多麽大的支持。將近兩年的學習,承受了其他人不知道的壓力,走過了難以言表的心路曆程,最後我還是堅持下來了,直到我穿上那套藍色的碩士服,直到朱清時校長爲我扶正流蘇!

短暫的科大求學生涯,讓我圓了少年的夢想,讓我在而立之年時在職業生涯的曆程上再次出發。值得慶幸的是遇到了一群水平高超的老師,他們每每都讓大家有如臨春風的感覺,給大家打開了一個嶄新的天地。自豪的是,學習之余,我還結交了許多志趣相投的同學,有的至今都是事業和工作上的好朋友、好兄長。

許多年過去了。今晚的我,依舊懷念起在中科大學習的日子,還依舊想起少年時的那個科大夢。離開中科大的日子以後,生活還是那麽平淡,自己也沒有做出什麽令母校自豪的成績,但我想,其實科大的精神早已滲入了自己的內心,那種對科學和真理不斷探求的精神、精益求精的精神,永遠是我不斷前行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