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國科大曆史文化網中國科大新聞中心中國科大新浪微博瀚海星雲科大校友新創基金會中國高校傳媒聯盟全院辦校專題網站中國科大60周年校慶中國科大郵箱
盈盈彩 2019-11-26

59级 周家汉


近年来,作为中國科學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成员,我有机会到各地中小学去演讲“神奇的爆破”,向他们介绍什么是爆破、爆破的工程应用,以及做好爆破要有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以这种方式向年轻人普及科学知识,培养科学兴趣,宣传科学成果,讲述科学人生。在课堂上,常有同学提问:周教授,你的科学人生从哪里起步?每每回答这个问题,我都会立即回答:我的科学人生是从我踏进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门,是从考入中国科大开始的。1959年,我从家乡湖北省宜昌一中高中毕业,怀着仰慕大科学家钱学森的心情,报考了中国科大力学与力学工程系并被录取,直到现在我还精心保存着当时的录取通知书。钱学森先生倡导创办了中国科大,亲自组建和领导了力学和力学工程系(毕业时为近代力学系),并担任首任系主任。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钱先生为我们力学系58级和59级两届学生做“如何做毕业论文”报告的情景,报告内容涉及查阅文献、论文题目、撰写文稿、引言、结论、标注以及参考文献等各个方面,每部分都有细致的要求说明,甚至连字体、符号、图线都有具体要求。例如,那时候作图是用一种蘸墨汁的鸭嘴笔划线条,使用鸭嘴笔一不小心就会掉下一滴墨或是断开一条线。钱学森先生在报告中说,机械制图作图划线,线条要粗细均匀,不能有毛刺。从钱先生细致的演讲要求中可见老师的扎实功底和严谨学风,更体现了大师前辈循循善诱的教诲和用心。

那時候,在“全院辦校、所系結合”辦學方針指導下,中科院有不少科學家親自爲我們科大學生授課。記得數學所的許國志教授爲我們講授《高等數學》、聲學所應崇福先生講授《普通物理》……他們講授的基礎課程爲我們打下了紮實而深厚的知識基礎。作爲力學系爆炸力學專業學生,到了大四時,朱兆祥先生(錢學森先生1955年回國時,朱先生曾到深圳羅湖口岸迎接,後來被聘爲甯波大學校長)又給我們開設了研修課程《分層介質中的波》使我們理解了應力波在介質中的傳播規律;李佩教授爲我們講授科技英語,教我們如何提高外文閱讀能力、科技文章寫作技巧和水平。我的畢業論文選題就是結合力學研究所的科研課題要求,在研究所導師指導下完成的。在這樣的教學體制和管理制度下,使我們有機會接受本學科最新的知識和前沿科學信息。更重要的是,這些教授、研究員們的學術思想和嚴謹學風,通過言傳身教,潛移默化,潤物無聲地滲入到我們的心靈,影響了整整一代科大學生的思想和行爲,這就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逐步體會到的珍貴的科大校風。

大學畢業後,我有幸被分配到力學所爆炸力學研究室工作,從事錢學森先生開辟的爆炸力學領域工作,又有幸在鄭哲敏先生領導下做爆破技術的研究工作。得以繼續接受一代大師們的學風教育,感受他們的學識淵博、學風嚴謹的治學精神,感受他們對國家、對人民、對事業忠誠不渝的高尚品德。這是令我終身受益的寶貴的精神財富。

爆破工作是一項有危險性的工作,又是一項讓人有成就感的工作。爆破成功實現讓人歡欣鼓舞,因爲可以當即看到爆破技術的巨大威力;同時,爆破失誤也會導致十分沈痛的教訓。而爆破事故的教訓和爆破成功的經驗同樣重要,都是鮮血和生命的代價。做爆破工程要向有經驗的同行學習,同時還要毫無保留地向年輕人介紹自己的經驗和教訓。從事爆破工程的技術人員要對社會負責,對他人負責,對自己負責。我們一輩子都要小心謹慎,認真負責,牢記爆破工程師的人生格言“成功在于一絲不苟”。           

校歌《永恒的東風》指引我們要不斷創造科學高峰,科學高峰沒有窮盡;我們刻苦鍛煉,辛勤勞動,勤奮學習,理實交融,又紅又專。5年的大學基礎課和專業課程的教育使我們打下了牢固的科學知識,學會了分析問題的方法和解決問題的思路。深厚紮實的科學理論知識使我們能舉一反三,面對複雜的自然現象,我們可以抓住問題的實質,尋找事物的內在規律。後來,我能在科研中做出一些貢獻,與在科大學習期間獲得的訓練分不開的。

我們知道,爆破拆除技術在城市快速發展建設中發揮了的重要作用,高大樓房拆除塌落著地産生的振動比炸藥爆破産生的振動要大,塌落振動越來越受到人們關注。目前,軌道交通已構成北京、上海等城市公交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解決交通擁堵問題的根本出路也在于建設完善的公共交通體系,其中構建比較完整的軌道交通網絡是基礎。

同時,我們也知道,列車運行總有一部分能量要引起地面振動。不少國家都把振動列爲典型公害加以防止和控制。研究列車運行振動的傳播規律,使我有機會爲多條高速列車和地鐵列車選線保護好文物以確定合適的安全距離提供決策性的科學論證意見。這裏僅列舉幾項主要工作:

焦枝鐵路複線龍門段移出龍門石窟保護區的建議,爲其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成功奠定基本條件;京滬高鐵蘇州段選線與虎丘塔文物保護安全距離的確定;安徽六安漢王陵地下文物保護與合武鐵路線位南移距離的確定;北京地鐵六號線避繞紫禁城,不從故宮後門和角樓經過、改道北移平安大道選線方案的確定;西安地鐵四號線避繞大雁塔、改道東移的建議。

文物建築、文化遺産是老祖宗給我們後人留下的寶貴遺産,是全民族、全人類的共同財富。特別是當涉及到北京的紫禁城、西安的鍾樓、大雁塔等標志性古建築物時。我爲自己能用學到的知識爲保護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産做出一點貢獻而感到欣慰。

我們在科大念書時,值得我們力學系58級、59級同學懷念的一件事是我們每個人都曾經得到錢學森先生送的計算尺,這是很幸運和幸福的一件事,值得我們記憶。錢學森淡泊名利的情懷爲世人稱頌,他曾說“我姓錢,但我不愛錢”,但他舍得爲我們學生花錢。現在我們知道,1958年,錢學森所著《工程控制論》一書被譯成中文出版並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錢先生將稿酬和獎金全部捐出,給我們科技大學力學系58級、59級三百多名學生買了計算尺。至今,我還保留著這把計算尺。看見這把計算尺,讓我們牢記錢學森先生的指教:搞工程技術的人,要心中有數,有數量級概念。有了數量級比較,我們就能從宏觀上把握事物的本質。

纪念钱学森先生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我把计算尺捐赠给力学所,陈列在钱学森 办公室,相信会有更多的年轻人看到钱学森的珍贵文物并受到教育。钱学森的儿子钱永刚先生十分感谢我半个世纪的保存,他曾和我交谈并合影留念。看见他给我们买的计算尺,就不禁怀念钱学森先生——我们的老师。我们要向他学习,学习他为祖国、为科学贡献、奋斗一生的精神;学习他,就要像他那样做人做事。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